首页 > 银行业 > 银行论文 > 正文

观点:现行政策条框制约民营银行业务创新

来源:通讯员投稿
字体:
时间:2015-10-08 新闻网:苏新网备2014066号

   全国首批五家民营银行的试点工作已满一年,《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在多地采访了解到,围绕股东企业和地方特色,民营银行各自摸索业务方向,在服务实体经济、提供高效和差异化金融服务方面体现出试点初衷。但在实际经营中,民营银行依然面临客户信心不足、经营风险较高、公共数据资源支持有限等问题。

  业务“接地气”
  通过首批五家民营银行的试点情况来看,民营银行的成立对进一步推进金融创新,构建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匹配的多元化金融服务体系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获悉,目前上海华瑞银行、浙江网商银行、温州民商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天津金城银行等五家试点民营银行已全部获批开业,组建管理层、研发银行系统、起草公司章程、设定发展目标等筹建工作也部署完毕,正在落实。具体存贷业务方面,各家民营银行则围绕股东企业和地方特色,各自展开探索。
  浙江网商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基于其主要股东企业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海量用户资源、平台优势及旗下小贷公司存贷业务的操作经验,将针对个人和小微企业,以在线方式开展网络信贷业务。
  目前,浙江网商银行正逐步替代阿里巴巴旗下小贷公司的网络信贷业务。自创立以来,后者累计服务160万小微企业和网络创业者,累计放贷超4000亿元。
  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也推出其首款贷款产品“微粒贷”,通过手机QQ邀请客户开通使用。微众银行相关负责人透露,“微粒贷”定位于互联网小额信贷产品,可通过QQ钱包实现7×24小时服务,且从审批到放款仅需几分钟。贷款利率方面,“微粒贷”支持客户在最高审批额度内随借随还、按日计息,日息0.05%,年化利率18%,与信用卡透支定价一致。
  由正泰集团、浙江华峰氨纶等13家行业领军企业发起成立的温州民商银行,目前已推出“旺商贷”和“商人贷”产品,主要服务股东企业所在产业链条的上下游企业以及温州小微企业园等。
  温州民商行行长侯念东透露,目前该行吸纳存款超过3.5亿元,主要是企业定期存款,利率在2%至3%之间。贷款主要针对小微企业,目前贷款规模约1.6亿元,单笔最小15万元、最高200万元,年利率7%至8%。
  “我们13家股东有一大半是行业里的龙头企业,涉及的产业有电器、氨纶、鞋服、光纤、复合材料、机械等产业。连在13家股东所在产业链、供应链上的中小微企业多达15000多家。我们正组织、动员产业链、供应链上的企业成为民商银行的基本开户企业。”侯念东说。
  上海华瑞银行、天津金城银行紧跟所在地经济热点,围绕自贸区和科技创新规划业务。华瑞银行提出服务小微大众、科技创新、自贸创新,各项业务平稳起步,截至5月末总资产达到55亿元,总负债25亿元,其中对公存款余额13亿元,各项贷款余额8.7亿元。
  天津金城银行副行长张鲲介绍,金城银行在发展初期将结合天津经济结构特征,抓好大型国有企业客户、优质民营企业客户、自贸区内融资租赁和贸易型汽车行业企业,深挖产业互联网生态圈上下游企业,抓好高成长性、高附加值、高技术的中小科技型企业。
 
  贷款审批层级少
  从目前各家民营银行的营业实践和发展思路看,民营银行支持小微企业、服务实体经济的创立初衷有了初步体现。
  记者采访发现,这些民营银行根植实体经济,服务中小企业更具针对性。据业内人士透露,温州及周边地区制造业企业种类全、数量多、业务规模大,资金周转频繁、拆借需求旺盛,而传统金融体系难以满足这些灵活需求,造就了温州的“熟人社会”,民间借贷活跃,也带来高利贷和恶意违约风险。
  在这一背景下,温州民商银行应需而生,它串联起产业链上下游的数万家制造业中小企业,通过规模化、规范化运营,精准对接个性化融资难题;通过地方企业更加灵活有效的风控措施,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信贷违约风险。
  侯念东透露,目前温州民商银行贷款资金均投放至当地制造业企业,分布于在阀门、电子元器件、汽车摩托车配件、五金、服装、鞋靴等行业。
  同时,相比传统商业银行线下客户经理调查、行内审批通过后再放款的流程,网商、微众两家民营银行在线信贷审批,改善了承贷方的融资处境。
  浙江网商银行行长俞胜法说,该行信贷审批达到“310”水平,即客户仅需“3”分钟在线填写信贷申请,网商银行可根据客户在电子商务平台、第三方支付平台积累的行为数据,通过模型提前做好预授信,在线信贷申请填写完毕后“1”秒钟内放款,整个申请、审批、放款流程做到“0”人工干预。
  部分企业反映,在传统银行贷款,一般一年到期时必须现金还款后才能续贷,企业被迫临时求助民间借贷补缺,背负利率超过30%的高利贷,而微众银行“无抵押、无担保、随借随还、按日计息”的贷款方式,受到中小企业欢迎。
  上海华瑞、天津金城、温州民商等民营银行也兼具“审批层级少、决策审批快”的特征,扁平化的决策体制有利于提高贷款审批效率。侯念东说,温州民商银行拿到企业申请贷款材料后,一般两个工作日就能放款到位。
  此外,民营银行重信用放款,轻资产抵押。《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相较传统银行,民营银行风险控制措施并非集中于资产抵押。目前,温州民商银行信用放款的比例将近70%,其风控措施主要是审查企业货款回笼情况,以及考察经营者、企业法人有无不良嗜好等。
  而网商银行、微众银行整个信贷业务完全依托于互联网,利用阿里巴巴、腾讯的多维数据源,通过采集并处理包括即时通信、电商交易、虚拟消费、关系链、游戏行为、媒体行为等信息,判断客户信用状况。
 
  出生易 成长难
  “民营银行出生易、成长难。我们对民营银行的诞生欢欣鼓舞,但也要保持理性、冷静的头脑。”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表示,在防范金融风险、建立强有力的人才团队等方面,民营银行的生存发展不可避免地面临严峻挑战。
  “作为新型的金融形态,民营银行还很‘弱小’,目前还面临着客户信心不足、经营风险较高、公共数据资源支持有限等三大问题。”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民营银行往往“初生牛犊不怕虎”,应该防止冒进,加强风险防控体系建设。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民营银行的投资者都是民营企业,与国有银行相比,百姓对于其信任度明显不足,这就造成了开户难和存款难。温州明视眼镜公司董事长张力省坦言,民营的说到底就是私营的,容易引发社会对于诚信的担忧。与国有银行或政府控股的银行相比,企业把账户开在这里、老百姓把血汗钱存在这里就会有些担忧,害怕“搞不好一些老板遭受金融债务危机而‘跑路’”。
  对于民营银行而言,由于其服务对象大多为中小微企业,经营风险尤其需要警惕。温州金融研究院副院长缪心毫认为,民营银行的差异化经营意味着民营银行的出路只能是对传统银行起补充作用,即进入传统银行暂时不愿意介入的业务领域。但这通常意味着这些领域的利润也相对较差或风险较高,对民营银行的发展是个严峻挑战。
  在已经开业的五家民营银行中,浙江网商银行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采取的是纯网络经营模式,没有实体网点,在开户环节中,个人及企业客户无法通过柜台见面的方式进行客户身份识别,网商银行还不能通过远程方式为客户开立支付结算账户。
  “对于纯网络经营的民营银行而言,一些可开放的公共数据,如企业进出口、税收等就显得尤为重要,但目前为止这部分数据尚未开放,对民营银行的支持还不够。”俞胜法说,建议由政府部门推动相关公共数据的开放。通过获取这些数据,将有利于银行利用数据服务对客户进行身份识别,并降低信用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民营银行出生易、成长难,在获得社会公众认可、树立金融信誉、融入市场体系、防范金融风险、建立强有力人才团队等方面要走很长的路,其生存发展将不可避免地不断面临新的问题和挑战,亟须有关部门加以监督和指导。
  浙江网商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呼吁,及早解决远程开户的核心问题。根据目前监管政策,客户开立银行账户须进行面签,这一强制规定与网络银行业务模式冲突。有关银行反映,年初央行下发《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远程开立人民币银行账户的指导意见》后,银行开始探索基于人脸识别技术的远程开户体系,目前已具备试点条件。
  在降低信用风险方面,两家网络民营银行建议,进一步建立健全国家征信系统,提高央行征信体系覆盖面,并推动部分公共数据向民营银行开放,包括企业进出口、税收等关键信息。
  对于银行业部分监管指标,多家民营银行也建议更加灵活、有所区别。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等表示,民营银行底子薄、基础弱,在发展之初仍需国家扶持,建议参照农信社标准,享受支持小微、支农惠农信贷业务营业税按3%征收的国家税收扶持政策,并适当放松存款准备金率、存款偏离度的指标约束。
 
  着力错位竞争
  “民商银行采取的经营战略应该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温州民商银行董事长南存辉建议,民营银行要与已有银行错位竞争,以产业链金融等为特色,做“两小”群体(中小微企业和小经营户)的综合金融服务商。
  在业内专家看来,五家民营银行的成立是“破冰”之举,标志着我国金融行业的国有垄断被打破。缪心毫表示,中国金融市场改变了以往以行政力量为主导的金融资源配置方式,以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指导原则将引导金融资源以市场原则进行配置,从而倒逼国有银行逐步完善自身,激发金融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活力,倒逼我国的金融监管制度和监管框架进行改革,建立成熟的金融风险管理体制。
  湖北银监局局长赖秀福表示,鼓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银行,符合现阶段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需求,对于进一步健全我国银行体系、增强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具有重要意义。民营银行的发展应立足于其比较优势,做好对小微企业的服务。
  “发展民营银行,利用其来自民间、熟悉民企、贴近民众的天然特点,能够补充银行服务小微企业的不足,进而逐步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赖秀福说,从银行结构看,大中型银行发展较为充分,而小型银行相对不足,发展小型银行有利于进一步增强我国银行体系的活力。
  “民营银行服务小微企业,更有利于降低这些企业的融资成本。”郭田勇表示,民营银行由于其规模、架构相对于大型银行简单,对小微企业更加熟悉等特点,运营成本相对较低,利率和服务费用等更容易降下来。
  专家表示,民营银行的资本来自民间,其股东大多是行业的龙头企业,更容易带动大批的资金形成“资金池”和“现金流”,为发放贷款解决了资金之窘。
  由于银行的一般经营原则是“安全性、流动性、盈利性”,一些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资金投向会更加偏向于大型企业。小微企业由于其自身所具有的天然弱点而得不到“偏爱”。专家建议,民营银行反倒可以利用此契机,引导银行业务分化,发挥补充作用。
  “‘融资难’和‘融资贵’是小微企业贷款普遍遇到的难题。”温州民商银行副董事长徐志武建议,针对这两大问题,民营银行经营发展主要依靠其“接地气”、对小微群体人头熟、家底明、信息灵的优势,着重对产品好、市场好、信用好的小微企业提供信用贷款,力争建立了一批区别于大型银行的“粘性”很强的客户群。
  “民营银行在小微企业服务中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客户定位精准,服务和手续更加便捷,创新能力强。”陈颖建议,民营银行应保持经营特色,并从其特点出发创新产品,提供优质便捷的服务,承担起更多服务小微企业的任务。
  侯念东建议,民营银行应该加强研发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拓展客户。比如,可与互联网金融企业开展合作,通过大数据的支撑来拓展业务,这在风险防范上也是有好处的。
 
记者 方问禹 孔祥鑫 王新明 沈翀 康淼 陈刚 王涛 北京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