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连云港担保业 > 新闻 > 正文

谁为担保业担保?

来源:通讯员投稿
字体:
时间:2012-04-01 新闻网:苏新网备2014066号

  【连云港金融网】近日,记者随江苏鑫信投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员工前往南京江宁区,在南京亨百利制衣有限公司的门口,只见两条铁链锁住了公司电子大门与侧门,往常热闹的办公室空空荡荡,员工已经全部遣散。鑫信集团负责人面对此景很无奈地说,该公司负责人不出面,不还款,把他们担保公司扯进了“代偿漩涡”。业内人士指出,一段时间以来频现的老板“跑路潮”,以及随后出现的担保公司老总接力“跑路”,已使我省担保业风声鹤唳,危机四伏。

  客户“跑路”引发“代偿危机”

  一年多以前,南京亨百利董事长岳欣禹通过鑫信集团担保,在交通银行南京江宁支行贷款1200万元。去年7月开始,业内传出风声,称该公司一些贷款迟迟不还,供货商的货款也是一拖再拖,鑫信集团顿感情形不妙。经多次催促,岳某在去年年底向银行还款100万元并允诺尽快还清。可是过了今年3月1日的还款期,不但不见还款,连他本人也不见踪影。鑫信集团负责人赶紧报案。他们担心,如果岳某一直不出现,亨百利公司尚欠银行的1100万元只能由他们代偿了。

  担保业从业人员王丽(化名)也告诉记者,去年以来,担保公司客户“跑路”屡见不鲜。去年冬天,她和同事小李去某公司追一笔300万元的欠款,在寒风中 “站”了一个多月的“岗”,连路边的行人都看不过去了。迫于舆论,该公司负责人出来还清了债款。王丽当场激动地哭了:“再不还款,公司要替他还钱,我们的"饭碗"也要丢了。”

  对此,一名担保业资深人士分析说,由于去年银根收紧,导致不少中小企业资金链紧张,由此引发的部分通过担保公司贷款的坏账,最终必须由担保公司予以偿还。“我们了解到,岳某去年将融资得来的上亿元资金投入光伏行业,不过去年光伏行业不景气,他亏损了不少。”鑫信集团负责人表示。

  担保公司老总接力“跑路潮”

  客户“跑路”事件仅是江苏信用担保融资行业整体危机的冰山一角。去年以来,江苏还发生了数起担保公司老板“跑路”事件,更为担保业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去年10月中旬,连云港市在4天之内接连发生两起担保公司老板“失踪”案,当年11月23日,连云港扬帆投资有限公司法人吕海明、连云港瑞阳投资担保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兵相继被警方控制;今年1月,由于无锡一洲集团董事长李国清“跑路”,令入驻一洲钢材市场的36家钢贸商户,因担保人的变故,遭到无锡交通银行的起诉,涉及贷款金额超过3亿元。对此,业内戏称“跑路”也在搞“接力”。

  昨天,记者还专门到江苏薛氏高盛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察看究竟。据说该公司董事长目前已“失踪”, 明确的债务过亿元。而此前该公司一直口碑良好,在业内算得上实力雄厚。该公司办公室外表气派,但气氛冷清,仅有的工作人员也是无精打采地在应付着间或前来讨债的债权人。

  阴霾扩散担保业风雨欲来

  “"跑路潮"反映了担保业目前的纷乱状态。”业内人士介绍,2005年之后,由于注册门槛偏低,省内担保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目前正规担保公司仅1成左右。众多非正规的担保公司打着为中小企业融资的旗号,干着从银行低息贷款高利率放出去的勾当,牟取暴利。 “南京900来家担保公司,有9成在放贷。”业内人士如是说。

  那么,其中的贷款利息到底有多高呢?“以15%—20%的利率吸取存款,然后再以30%—50%的利率放出去。”但是,高收益肯定有高风险。业内人士以薛氏高盛为例,董事长薛燕融资资金大部分“放”给了房地产项目,给债权人的利息一般是月息两分或年息30%,最高的则达到年息48%。据粗略估计,融资数额至少3亿元。但从去年开始房子不好卖,“房产商、担保公司一"跑路",债权人只能承受损失。”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担保行业的这种乱象暴露了行业监管漏洞。现在最关键的是要加强监管,让江苏担保业不至于在危机中“衰退”。该人士表示,2010年由银监会牵头起草出台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中没有针对非融资性担保公司的行为规范,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也没有准入门槛限制;在管理上,监管部门对担保公司的设立仅有比如公司营业执照是否合规等常规审核,对其业务开展并无明确监管,导致担保公司良莠不齐,甚至出现非法融资谋取暴利的现象。因此,对于担保公司而言,必须要有规范性的措施和明确的主管部门,定期对所有担保公司进行排查,并通过透明的税务财务制度和相应的监管制度进行防范。

  本报记者 张丽娅 实习生 丛扬子龙

  作者:张丽娅 丛扬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