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托 > 行业研究 > 正文

家族信托案例:一个90后80亿财富运作的轨迹

来源:通讯员投稿
字体:
时间:2015-02-27 新闻网:苏新网备2014066号
10月底,90后女孩纪凯婷因80亿元身家登陆胡润富豪榜,而迅速成为舆论聚焦热点。
纪凯婷不仅是15位新上榜的富豪之一,同时也是上榜中最年轻的女富豪。
此外,年仅24岁的她还取代了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成为福布斯最年轻富豪。
纪凯婷的父亲是龙光地产董事长纪海鹏,而正是纪凯婷透过多家公司和家族信托,持有龙光地产85%股份,成为了龙光地产第一大股东。
纪氏家族为何不选择直接持股的方式控制龙光地产,而是透过家族信托的方式来达到财富延续的目的;同时,纪氏家族的家族信托项目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设立家族信托,不仅可以有效避税,隔离风险,保障或是增值财富;更重要的是,创始人可以通过在信托契约中附上特殊条款来约束家族信托受益人的行为,以其所希望的形式竭力维持家族的长盛不衰。”上海一家私募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与国外的成熟市场相比,目前国内家族信托产业的发展仍处萌芽阶段,但随着富裕阶层的增加,潜力巨大,未来空间值得期许。
多层离岸信托控股龙光
据龙光地产招股说明书信息显示,龙光地产控股于2010514日在英属开曼群岛注册成立。
成立当天,由Codan Trust Company(Cayman) Limited认购1股并转让给纪凯婷,其后两年,2012112日,再发行999股,其中向纪凯婷配发939股,向龙禧、高润及兴汇三家投资公司各配发20股。
而上述三家公司均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并由纪凯婷全资拥有,也就是说,彼时纪凯婷拥有龙光地产控股的全部已发行股本。
上市前夕,20131031日,纪凯婷分别以零代价向龙禧、高润及兴汇分别转让80股、30股及30股;其后,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以零代价收购剩余股本。
收购完成后,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龙禧、高润及兴汇分别持有龙光地产控股已发行股本的80%10%5%5%
至此,纪凯婷通过上述公司间接持股已发行的全部股本。
而家族信托的部分,招股说明书中亦披露了部分细节。
2013416,由纪凯婷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成立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Junxi Investments Limited,而纪凯婷持有该控股公司100%股权。
2013515,纪凯婷通过在根西岛注册成立的信托公司Kei Family United Limited,成立了一项家族信托。
2013515,该信托公司收购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的全部权益。信托公司是一家由Brock Nominees LimitedTenby Nominees Limited各自拥有50%股权的公司,而其代表于根西岛注册成立的公司Credit Suisee Trust Limited(为家族信托的受托人)持有信托公司的股份。
家族信托的受益人包括纪凯婷及其家庭成员(不包括纪女士的父亲纪海鹏)。
也就是说,纪凯婷为家族信托的托管人及受益人,该信托的设立是为持有纪凯婷及其家庭成员(不包括纪海鹏)于上市公司的权益。家族信托拥有信托公司的全部权益,而信托公司则持有英属维京群岛控股公司的全部权益。
上海一家信托公司经理向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设立两层离岸公司的构架,信托公司是第一层离岸公司的控股方,子女是第二层离岸公司的股东。在财产全部转入信托以后,从法律上讲,这部分财产的法定所有权被转移到了受托人的名下,同时子女又是信托的受益人”。
信托公司作为第一层离岸公司的控股方,既符合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持有并保管相应资产的法律规定,又避免了参与公司日常经营决策。
上述人士指出,在纪凯婷这宗案例中,“纪凯婷通过多家公司和家族信托持有了龙光地产85%的股份,是龙光地产的最终股东,同时声明全权委托父亲纪海鹏管理这部分股权,也就是说,纪海鹏将资产转移给纪凯婷实现了财富传承的同时,仍然可对龙光地产进行有效控制。”
上述人士还表示,“目前将上市公司资产装入离岸信托公司,再由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离岸信托公司的方法,在H股还是比较普遍的。这样做的好处很多,可以合理避税、有效分配传承财产、隔离风险等等”。
华人首富李嘉诚就将这一功能用到了极致。
李嘉诚设立了多个家族信托基金,分别持有旗下公司的股份,并指定其妻子及子女为受益人。
通过家族信托基金持有公司股份,使得李超人即使年赚60多亿港元,也可以通过合理避税缴纳零元所得税。
香港中文大学经济金融研究所所长范博宏长期关注家族企业治理,并调研过香港所有的上市公司,他向记者指出:“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大约有150家企业使用信托的方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保守估计,全香港超过半数家族企业使用了信托来持有资产。”
国内家族信托难行?
虽然家族信托是香港以及海外豪门常用的财富传承手段,但在内地的起步则可谓姗姗来迟。
与父辈相比,国内富二代普遍在海外接受教育,不少人并不愿意接手家族产业,而即使愿意接班的二代们也大多有着与父辈们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和经营理念。
在这种情况下,父辈们对家族财富和企业传承的安排就显得尤为重要。
相较于国外数百年的发展,国内的家族信托业务还处于初级阶段,而从去年开始,国内机构陆续推出了家族信托业务。
2013年年初,平安信托率先在业内推出首款家族信托产品。同年5月,招行私人银行正式签约首单财富传承家族信托。
家族信托基金的所得收益分为一定比例的定期与最终分配两种形式,设立的信托主要为现金资产,借此信托基金形式妥善安排传承其财富。
不过,这样的信托却被一些业内人士质疑为“伪家族信托”,“国内的几个例子其实还是投资性的信托产品,只是门槛更高,周期更长,和国外真正的家族信托相比还是有很大差别。”上述信托经理介绍,真正的家族信托涉及到财产权剥离的部分,即信托财产所有权和收益权是分离的,但国内的高净值客户对此却有极大顾虑。
此外,“成立信托来管理家族财富在国内由于牌照限制还做不到。”上述人士称。
国泰君安一位分析师向记者表示,“信托本来的意思是‘我信任你,我把钱交给你来投资,你按约定给我收益’,但目前主流的信托都是类似基金的融资类产品,简单说就是融资方找到信托公司,然后,信托公司把融资方的项目包装成产品卖给客户,是一种‘反向信托’。”
另外,虽然家族信托的需求日益显现,对一些高端客户来说,却似乎并不迫切。
“国外家族信托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避税功能,但在国内,目前不征收遗产税,而信托税收制度也不健全。如果以后遗产税开征,那么家族信托很可能会迎来一个爆发式增长。”上述分析师指出。
而一位上海信托人士则持不同意见,他向记者指出“关键不在于是否开征遗产税,而是信托公司是否能获得高净值客户的信任,信任到可以托付身后事。虽然信托公司长期服务于高净值客户,也有良好的口碑,但国内的信托主要还是融资类业务,而不是资产管理类,从业人员也缺乏相关的经验,再加上门槛高周期长,这些问题都成为高净值客户的顾虑。”
财富隔离:信托成家族企业防火墙
尽管家族信托在国内才刚刚起步,但在海外却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人们耳熟能详的洛克菲勒家族、杜邦家族、沃尔玛?沃顿家族等,不仅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即便是在数百年动荡中,也依然能实现家族财富的传承,并日益富足,而这正与家族信托的保障与支撑息息相关。美国石油大亨洛克菲勒家族便是其中的典型案例。
而在国内,仅有一些有前瞻眼光的企业家选择绕道海外机构来设立离岸家族信托,且大部分中国内地富豪家族的家族信托,都是通过境外运作,在全球主要离岸地(主要包括中国香港、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等)设立的离岸信托。比如潘石屹和张欣的soho中国,张茵的玖龙纸业,吴亚军的龙湖地产等。
其中,2012年龙湖地产吴亚军、蔡奎夫妇的婚变,并未引发对龙湖地产的股权争夺,便得益于双方早在上市前就已将各自的股权交予吴氏家族信托和蔡氏家族信托分别管理。
家族信托的财产安全隔离功能,为家族企业竖起了一道防火墙。
吴亚军夫妇正是通过一个详细而周密的家族信托计划,将自己和前夫蔡奎的股权巧妙分开,使两人的个人财富得以隔离,成功避免了此次婚变对上市公司的巨大震动。
实际上,离婚对于富豪来说,离婚不仅意味着巨额财产的分割,更意味着对公司经营发展的负面影响。
例如,真功夫因为创始人蔡达标与前妻潘海峰离婚,争夺股权,进而演变为两个家族“战争”,导致真功夫上市直接搁浅。土豆网创始人王微与前妻杨蕾离婚,杨蕾起诉要求分割部分股权,导致土豆在与优酷的直接竞赛中败下阵来,最终被优酷“收编”。
如果上述富豪们利用信托来预先分割家族股权,还有利于企业经营管理的持续性和稳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一位信托从业人员指出,由于家族信托可以有效避免控股人离婚、死亡等极端情况发生时,家族企业可以不受影响避免家族内斗,“一些客户觉得,似乎只有‘家破人亡’的情况发生,才能体现家族信托的价值,但实际上家族信托的功能远甚于此。”
例如,龙湖地产的吴氏家族信托与蔡氏家族信托中还涉及一个以股权激励为目的的信托,据其招股说明书信息显示,龙湖地产半数以上主力员工通过信托形式持有龙湖地产2.35%的股权。
而这部分股票的市值在龙湖地产上市时已经达到8亿多港元。龙湖地产通过家族信托一并解决了公司董事及主力员工的股权激励问题。

(港城本地投资朋友了解更多信托资讯加微信订阅号(lcb_zdp998)或致电15380680568(大鹏))